博客网 >

      新史记·陈冠希列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佚名

     陳公冠希者,江東上海府人也,龍額准目,骨骼清奇。希年尚垂髫,肆意狂放,不拘禮法,世人奇之。時有名士宋祖德者,見希,異其貌,訝然曰:“此子治世之情魔,亂世之淫棍也!”

    
     希之父,嶺表巨賈,家資億萬,然希少時父棄其母,攜小蜜而去,獨遺鉅資與希。希遂得日糜金二千,恣意放浪,悠遊裙釵之中,狎戲脂粉之間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既弱冠,希攜鉅資而入梨園為伶,未幾,聲名鵲起,名動香江,粉絲甚眾。香江梨園,佳麗甚眾,純女熟婦,萬紫千紅,環肥燕瘦,婆娑婀娜,淺笑輕顰,極盡瑰姘。希見之,悵恨良久,歎曰:“不入此間,不知天下佳麗何其多也!吾必一一禦之!”左右皆笑,以為妄言,希太息曰:“嗟乎,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?!”


     時有麗姝曰鐘氏欣桐者,或謂之“阿嬌”。希見之,曰“吾必禦之!” 或曰:“此女甚純,常自比貞女烈婦,恐不可得也!” 希笑曰:“以貌取人,失之子羽。諸君徒知其貌,安知其底?!吾且為諸君嘗之,諸君但作壁上觀,温酒以待吾歸!”遂入阿嬌金屋,傾而,執阿嬌褻衣以歸,而鑊酒尚温,左右皆拜服!或贊曰:“温酒之間,斬將奪旗,古有雲長,今有冠希!”

希既得阿嬌,意尤未平,偶遇熟婦曰張氏柏芝者,魂動心醉,情難自禁,遂提槍而往。或勸曰:“不可!阿嬌很傻很天真,然此女黠甚,公今雖得之,異日恐受其害!”希不納,拔槍而上,鼓而攻之,粉腸一現,柏芝束手!


  希既收柏芝,遂欲如洪水,一發不可再收,終日遊蕩梨園,漁豔獵色,遇花弄花,見柳戲柳,半截粉腸,無孔不入,所禦之女,雖罄南山之竹,難以數之。

 
   希好畫,尤嗜春宮,其禦百女,皆以相機攝之,存之電腦,或邀朋共閱,或舉杯獨賞。後電腦崩壞,與修,希春宮遂泄。好事者聞之,以千金購之,散於網上,遂天崩地裂,百獸驚惶,中外側目,香江鼎沸。夷人聞之,皆驚曰:“中國者,冠帶之國,禮儀之邦,聖人之所在,而蠻荒之所慕也!孰知黃暴若此!”眾女皆自危,或以千金購希之頭。希聞之,急亡之東夷曰美立堅者,不敢複出。世人謂之曰“豔照門”。

  阿嬌、柏芝聞事泄,皆惶然。阿嬌泣告世人曰:“很傻很天真”。 柏芝之夫霆鋒聞之,仰天歎曰:“吾識柏芝三十年矣,孰知其賤若此,反不如芙蓉姐姐也!”遂意欲休之。

  是時,希身敗名裂,梨園索希之財,社團購希之首。希途窮路盡,遂告天下曰:“某今退出香港梨園,永不復出!”眾人乃罷。

  或謂曰:“公何以自斷後路?既出梨園,複能何為?”希笑曰:“此吾之計也!吾所誓出者,唯香江而已!浩浩中原,煌煌美夷,安得無為?今中原大豪張公紀中,已以千金聘吾飾西門慶矣,得無可乎?” 左右皆服之。

  複五十年,希卒,終前曰:“吾縱橫半世,閱女無數,所不得者,惟西施、貂禪、昭君、玉環而已!今吾死,雖上追九天,下窮九泉,終當覓而禦之,方無恨矣!”言迄,大笑而卒,左右皆汗顏。既卒,諡曰“黃品源”。然世人歎希之才,皆尊之為“黃帝”,禮祀與軒轅氏同。

     希既卒,一縷幽魂遂悠悠蕩蕩,度灌愁海,升離恨天,終至一所在,但見朱欄白石,綠樹清溪,真是人跡希逢,飛塵不到,只見其中又走出幾個仙子來,皆是荷袂蹁躚,羽衣飄舞,姣若春花,媚如秋月,回念當日所讀之風月寶鑒,此地豈非太虛幻境,遂更名混世魔王,終日醉以靈酒,沁以仙茗,警以妙曲,行風月無邊之事,正是:厚地高天,堪歎古今情不盡;癡男怨女,可憐風月債難償。

太史公曰:“中國自和諧後,奇事紛呈,驚世駭俗者甚眾,然黃暴若希者,未之有也!奈何希之生不逢國,設投身東瀛,安知不可為倭國宰輔乎?”

<< 你是上海的小姐吗? / 我在,故我思:境域化的“身体”作...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aleckplayer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